<span id="f1nfh"><dl id="f1nfh"><del id="f1nfh"></del></dl></span>
<span id="f1nfh"></span>
<th id="f1nfh"><video id="f1nfh"></video></th>
<span id="f1nfh"></span><th id="f1nfh"><noframes id="f1nfh">
<span id="f1nfh"></span>
<cite id="f1nfh"></cite>
<strike id="f1nfh"><video id="f1nfh"></video></strike>
<span id="f1nfh"></span>
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   设为首页   加入收藏
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 新闻热线:0564-3284422
您现在的位置:六安新闻网>> 六安新闻>> 深度报道>>正文内容

玩灯

六安新闻网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
 

  编者按:说到地域文化的未来,曾有人坦言?#23433;?#20048;观?#20445;?#38543;着生产力发展、人口流动、信息传播加快、交通不断改善,地域文化?#21335;?#22833;或趋同将不可避免,这种担心并不多余。

  近年来,我市为了保护文化遗产、传承地域文化多措并举,相继举办了中国大别山(六安)山水文化节、大别山民歌会、大别山安徽天堂寨天贶节等等一系?#20889;?#22411;活动,其中还?#20381;?#20102;诸多自发性的民间文化活动。在快速的社会流动和生命节奏中,?#24050;?#21382;史文化之根,文本记录,影象回眸,精神传承,载体创新,这也许就是我们保护地域文化所采取的积极态度和措施……

  古韵浓郁,人杰地灵。毛坦厂,一片历史的厚土;深山古堡,热土明珠。毛坦厂,一片文化的沃土。朱老先生的《玩灯》印象,虽然已经很难找到影像资料了,但通过文字,我们依然能感受到旧年金安古镇“玩灯”的盛况和火热。

  农历正月十五是一年中第一个月圆之夜,?#39135;啤?#20803;宵”。话说早在汉代已有庆贺元宵之俗,至唐规模更为盛大,称之为元宵节。唐代《放灯》诗流传至今为人们所津津乐道:

  火树银花不夜天,游人元宵多留连。灯山星桥笙歌满,金吾放禁任狂欢。

  金安区毛坦厂镇的元宵节俗称“正月节?#20445;?#38215;民间?#23567;?#38647;打正月节,二月雨不歇,三月晒乾田,四月田开裂”预测天气?#21335;?#22303;谚语。镇民俗元宵节期间例行“玩灯”——“玩灯”是毛坦厂镇的方言,一词二用,既可作名词解,相当于书面语“灯会”、“放灯”。?#37096;?#35270;作动词,意为灯会中的动态全过程,关键字是“玩”。而《放灯》诗中描绘的“灯山星桥笙歌满”只不过是看一场“火树银花”的花灯展,试问大眼瞅小眼、留连观灯的游人们又能“狂欢”到什么程度呢?

  毛坦厂镇每年农历腊月初便组建一个临时性的班子,负责筹划和安排扎制玩灯器材、道具的前期准备工作。这些事解放前由商会牵头,建国后有镇文化分馆领首、各单位负责人聚集一起策划安排。玩灯的“灯”并不是单指展示性及仅供照明用“大红灯笼高高挂”的红灯笼,它是玩灯活动中的“硬件?#20445;?#21253;括手工用竹、木、布、彩纸等材料编扎装饰成的车、船、龙、狮、驴、蚌、花篮、偶像头套等等道具。

  制作玩灯用的硬件装置全部是就地取?#27169;?#31481;篾当地随意可取,?#25163;健⒉什?#26469;自于镇上的印刷社、染坊,镇上有蜡烛店、爆竹店。毛坦厂多的是手工?#35797;?#26041;面的能工?#23665;常?#20174;来不须从外地采购。

  这些热心于公益活动的业余?#35797;?#24072;们的作品,还能够贴近社会,突破传统灯饰题材而时?#20889;?#26032;,譬如1953年的?#33322;?#28783;会,他们呼应当时的政治?#38382;疲?#21035;出心裁地用篾丝条编扎出了粗壮而带有颜体风格的“中蘇友好萬歲”6个繁体立体字,每个字约4尺见方,外糊红色棉皮纸,里面装置很多支腊烛,分别由6个壮汉排序举着,光彩夺目。虽然没有肢体表演,却也博得人们交口称赞。视觉效果近似于如今常见的用模具通过真空定位、吸压成型制作的亚克力(有机玻璃)发光立体字,纯手工制作,成本?#36127;?#20026;零。

  当年玩灯是镇?#20808;?#27665;参与的盛大娱乐活动,没有道具和统一服装制作的费用开销,玩灯现场参与的表演者、敲锣鼓、提供照明用的汽油灯、打火把以及跑前跑后的添加蜡烛等后勤服务、安全保障人?#20445;?#20840;部是自觉自愿的本镇居民,他们各尽所能乐此不疲,机关公职人员也没?#23567;?#26397;九晚五”的作息时间表,更没有政府拨款的经?#35328;?#31639;之说,?#34892;?#30465;不掉的耗材开支自有本镇的行业单位团体主动赞助。

  正常年景,毛坦厂镇从农历正月初五晚上开始出灯,正月十五夜压轴。俗话说“月半大似年?#20445;?#27491;月十五晚上是一年中的狂欢节,这天晚上的出灯项目最齐全,周边乡村也出灯来毛坦厂镇凑热闹,?#23548;?#19978;含有?#28909;?#30340;意味。每年玩灯期间,接近傍晚时分,各路灯火在老街东闸门外的空旷地集中,待会齐后由灯会首领按玩灯项目的动、静特点排序,从东闸门楼进入街道,顺着一条直街一路西行,含“迎水上”图吉利的意思。出灯的排序做到动中有静、张弛有度,?#28909;?#33310;狮的后面是“?#25945;?#28783;”。“?#25945;ā?#26159;用小圆竹绑扎?#21892;?#38754;积约8平方米的台面,上面糊扎着色彩斑斓的山峦与神话故事中的微型人物、鸟兽,并遍布点缀着插有蜡烛的彩色荷花,由四至六人抬着缓步慢行,?#36824;?#35266;赏,视前面的表演节奏进度而调整行走和停顿的时间。扎制?#25945;?#28783;是一项精细手工活,耗工最多,须几个人合作数日方可完成,所以不是每年?#21152;校?#25105;仅见到过一次是合作化前的那年。也因为脑中留下了“?#25945;ā?#36825;个词,所以近些年每闻互联网“?#25945;ā?#36825;个熟语,思绪中常?#26009;?#20986;幼年看玩灯所见的山水人物展示台。

  狮?#37038;?#20154;们心目中?#21335;?#29790;之兽,过去如遇干旱、虫灾和发生瘟疫的年份,常用舞狮来镇邪驱魔,?#33322;?#30340;灯会自然少不了它。毛坦厂镇灯会舞狮通常是进入商家大户的门厅内表演,两人隐蔽在用彩色布拚缝的“狮子皮”里,?#32440;?#24182;用表演出狮?#26377;?#22825;、蹦跳、匍匐、?#21451;鰲?#25171;滚等动作。最惊险、最见功夫的是“狮子盘大场?#20445;?#23558;数张老式的八仙桌一?#37117;?#30340;叠加起来,狮?#21448;?#23618;“蹦”?#20808;ァ?#39030;层上主家预先放置着香烟、糕点,狮子腾?#20808;?#21518;,做一些模仿打躬、点头等礼节性的动作后,将摆放的礼品揽入口中,预示着?#21776;?#22312;新的一年将?#23567;?#29422;子大张口”般的大买卖,表演者也得到实惠,呈现出满堂欢乐?#21335;?#21644;气氛。玩狮?#24188;?#26377;讲究,?#27425;分?#24515;不可少,每年出狮子灯前要设香案、宰公鸡,用公鸡血为狮子头“点光?#20445;?#26368;后收场时也同样要恭敬的点燃香烛妥善收纳。林场村的狮子玩得最好,曾有一次入户玩狮子灯,一时由于头、尾俩位舞狮人配合失当(也许是后位的狮尾体力不支),舞到门拐角处突然尾部坐地起不来,这是主家最忌讳的不?#35760;?#27573;,其时打大镲作指挥的老书记眼疾手快地立马迈到狮子跟前,将大镲夹于腋中,伸手扯起?#35789;?#23376;头者的胳?#29627;?#22823;声唱喝:

  小小狮子真古怪,馋嘴想吃装放赖。

  要吃糖来你快起来,喜烟喜糖有俩大口袋!

  舞狮者借助这一?#31181;?#21147;就势站起来?#25351;?#24120;态,消除了不好的?#23433;?#22836;?#20445;?#26356;因老书记诙谐俏皮的唱词而逗得众人皆乐。

  舞龙灯是活动场地?#27573;?#26368;大、战线拉得最长的群体性表演。舞龙的“龙”是由龙头、龙尾两个象形的灯饰,加?#20808;?#24178;个圆柱形的灯笼组成,每个灯笼横向固定联结着一个木棒,龙头、龙尾也各自安装长长的木把柄。将这些灯笼连同龙头、龙?#29627;?#29992;布连缀成一条完整的龙。灯笼的数目决定着龙的长度,一般是由10个灯笼组成龙身,加上龙头、龙尾共12个部件,隐喻1年12个月。人手1个,加上一个?#31181;础?#22812;明珠”的引导者(不包括中途替换休息的、更换蜡烛等后勤服务人员)总共至少也要13人才玩得转。这十几个人举着联在一起的灯笼上下左右舞动起来,犹如长龙飞舞游动,很有气派。毛坦厂镇舞龙灯最壮观的表演是在老街的18根柱子长廊上,绕着这18根柱子,作游龙戏珠状。玩龙灯是东门口选区洪家木器店,当年洪家人丁兴旺,几个?#23458;?#37117;住在一起,平辈的青年有二三十位,所以只有洪家能够出龙灯。

  蚌精舞号称双人舞,一位是戴草帽穿蓑衣草鞋、挎鱼篓手持渔网的老渔翁;另一位是身穿彩衣,腰系彩带,脚穿绣花鞋,打扮成俊?#38395;?#23376;的?#24433;?#31934;,蚌精掩在用?#21152;?#31742;绷制成的蚌壳内。蚌精采用碎?#20581;?#21351;鱼、反棚?#21360;?#32763;滚等戏剧动作,表演上?#19969;?#26194;壳、戏水的欢乐情景。老渔翁手持渔网左顾?#36951;危?#25746;网捕捉,并用“大跳”、“蹉?#20581;薄ⅰ?#40542;子翻身”等动作,显出渔?#26367;?#29087;的捕鱼行当内功。其间穿插一些?#21917;?#24773;节,?#28909;?#34444;精引?#38556;?#32781;老渔翁,而渔翁捕而不得甚至?#35805;?#22771;夹住的可笑?#32622;妗?#25198;演蚌精的是?#37034;?#22899;装,因为带着两只大“蚌壳”作负重表演,必须要有相当的体力作支撑。

  毛坦厂镇的灯会表演?#35760;?#22810;种多样,有一年卫生院的鲍院长创意的独人表演项目“老公公背大媳妇过?#21360;绷?#20154;忍俊不禁,据说是他上一年受安徽省歌舞团在毛坦厂出演独人表演?#20843;印?#30340;启发,设计出特制的假男人头、女人脚之服装道具,而形成男人?#25104;?#39534;女人的效果。表演人的双脚作老人深一脚、浅一脚蹒跚过河的艰难状态,而头脸部则化妆成女?#29627;?#20197;双手配合示意出不情愿而又无奈为之的尴尬,?#25925;?#38215;上流传的“老公公背大媳妇过?#21360;?#20986;力不讨好”民间歇后语。

  玩船灯或者玩车灯,二者表演和人物造型雷同,只是用细竹杆扎制的道具是船或是车而有不同的命名。船或车中有一位打扮娇艳的姑娘,两旁共有4位俊俏的侍女伴扶,车或船的前后分别?#20889;?#25159;的老奶奶和推车或摇橹的老头。几位姑娘步调一致的作进退变化的舞蹈动作。舞动中插入锣鼓伴奏打花?#27169;?#25171;扇的老奶奶以有趣的插科打诨与老头调笑,使得场面风趣活?#23613;?/p>

  “打花鼓”是毛坦厂镇古老的曲种之一,玩灯时少不掉打花?#27169;?#23588;其是出?#25945;?#28783;、玩船灯、跑犟驴、挑花篮等等文场项目。一个花鼓班子通常由五人组成,主唱人将扁平的小圆鼓悬于胸前,右?#31181;?#19968;?#22374;?#26834;作鼓?#24120;?#25353;字面节奏边敲边唱。其他四人配?#26376;?#38039;铙钹作前奏与间奏,一般开场锣鼓打击乐的前奏较长,给主唱者有临时默编唱词的时间余地。待唱完一个小?#38382;保?#38179;紧随着鼓点的示意动起来作为间奏。花鼓唱词没有脚本,根据现场的情景事物,“望风采柳”式的即兴编词,其韵律也不甚考究,多数一韵到?#20303;?#20027;唱者声音清脆嘹亮,用的全是方言土语,滑稽而又灵气十足,出口成章不停顿的一气呵成,营造出极为鲜活、喜庆热烈的气氛。?#28909;紓?/p>

  (主唱)未生上场心发慌,一缺锣鼓二缺帮,缺之锣鼓师傅们佯,缺之帮唱的……就像那清水?#26053;?#27748;,独手难?#21335;?#24052;掌。那边的?#24066;?#32769;表们,伙抬热头过山岗哪……(此时锣钹齐响,众人唱和)

  (接唱)那边?#24066;?#32769;表的,那边师傅会唱的,你不接来我来接,接我家?#24066;?#26469;帮腔。哪一年不接我家?#24066;?#19977;五里,哪一年不接我家?#24066;?#21040;大河北?

  (主唱)那边?#24066;?#32769;表的,那边师傅会唱的,姑舅老表不见面,就不亲热哪哈……

  (注:?#25226;稹?#26159;毛坦厂土话,即“拿劲、不配合”的意思)

  以述说本镇风土人情、地?#25945;?#20135;的花鼓词是传统题材之一:

  毛坦厂木器家具盛名在外。

  南北地湾的芹?#25628;空?#20154;爱。

  毛坦厂中学广出人才,

  涂家祠堂走出位道台。

  朱砂冲有那十八搭,

  东石笋有个钓鱼台,

  分水岭出在大山寨,

  两架瀑布挂下来。

  球场岭生了块迷魂地,

  凤?#39034;?#20986;了座望湖寨。

  八角圹有个吸风洞,

  阵阵清风冒出来。

  鸟语花香青山堰,

  山青水秀好所在,

  ?#25945;?#38177;富甲一方财万贯,

  金銀珠宝上箩抬,

  ?#23458;?#38053;匙马驼锁,

  过境不走人地界。

  ?#20581;?#40644;茶行(háng)名在外,

  黄大茶行(xíng)销山东小蓬?#24120;?/p>

  发行(háng)?#20445;?#20570;实?#25285;?/p>

  曾经买断莱芜街。

  喻氏兄弟会疗马,

  宝马能生双翅来。

  ……

  当年毛坦厂打花鼓有名气的当属上?#27833;?#38431;(毛坦厂中学南门地界)。

  最具震憾力的灯会演技是毛坦厂镇朱砂冲的“刘家高跷”。本镇朱砂冲村是毛坦厂镇“?#20132;?#21016;蔡”四大家族之一的刘氏宗族根据地,境内的“五房院?#21360;?#22823;宅院人丁兴旺,为刘氏族人青壮年业余文化体育活动奠定了雄厚的人文基础。

  踩高跷俗称缚柴脚,亦称“踏高跷”、“扎高脚”、“走高?#21462;保?#39640;跷是上端固定有?#23601;?#30340;?#26412;?#32422;6厘米左右的杉木?#32781;?#34920;演者将双脚分别绑在?#23601;?#19978;。根据木杆的长度分为高跷、中跷和跑跷三种,以四尺左右的高度为多见,最高达一丈多,踩高跷者可以坐在街道屋檐上歇息。

  一拨儿高跷人数不定,一般十几人。身量高的踩低跷,身量矮的踩高跷。表演者是传统戏装打扮,扮演当地民众喜闻乐见的故事传说中的?#24039;?#22914;西游记、八仙过海、济公和尚等。由唢呐伴奏,脚踩高跷表演舞剑、劈叉、跳?#30465;?#36807;?#38647;?#31561;动作,诙谐有趣,如履平地。

  踩着高?#38395;?#31207;歌步,不断的变换?#26377;危?#36866;时的配以打花?#38590;?#21809;,叫做“高跷秧歌”。还有在跷与腿部衔接处拴上小铃挡的“响铃高跷”表演方?#20581;?/p>

  与毛坦厂镇一河相隔的东邻舒城县五显镇显杨冲村,其群体性的玩花叉表演是玩灯项目武行中独一无二的绝活,通常由五位壮汉各持一把三股钢叉同时上场,演示出抡、盘、飞、掷、打击、抢接诸法。当年本镇只有朱砂冲的“刘家高跷”可与其争锋。三股牛头钢叉是冷兵器时代中十?#25628;?#20853;器之一,后?#35789;?#21435;战斗作用便用作武艺表演,缀以铁响环与彩色缨络,称之为“花叉?#20445;?#19981;知道?#25628;?#38376;花叉与历史上天波府之杨家将有无渊源关联。而今“显杨冲叉”已有传承,被列为六安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,可惜朱砂冲的“刘家高跷”因表演难度大且惊险,一时难以?#27492;鍘?/p>

  ?#25910;?#20174;懵懂幼年到青涩少年的近十年岁月中,目睹了无数场的“玩灯”盛况,可是对于古镇毛坦厂的“玩灯”起源年代仍然说不出个所以然,只听说朱砂冲五房院子的“刘家高跷”、五显镇显杨冲的“显杨冲叉?#20445;?#27494;艺都是历代祖传的,感知其起始年代?#36855;丁?#35760;得?#25910;?#24403;年曾?#35797;?#24425;灯高?#21482;?#31481;溪大伯的手艺是在?#38590;?#30340;,黄老笑呵呵地说:这哪是什么“手艺”啊,只不过是我们那一班子结义弟兄们小时候腊月间看大人们“灯”扎得既漂亮又好玩,不免就跟着随心所欲的动手呗——原来也是代代相传下来的!

  但,我可以明确的说出“玩灯”的终?#35895;?#26159;1959年3月10号(农历?#27721;?#24180;二月初二),那是距今整整一个甲子之前的年代。当时声称全民步入到吃?#20849;?#35201;钱的共产主义起跑线上,自然而然无?#20431;?#34385;地尽情欢乐到顶峰。乐极生悲的是划偏了跑道“线?#20445;?#20197;至误入食不果腹的“原始共产主义社会”道路?#20808;?#20102;。于是,老百姓们为了填饱肚子,以保全性命为行动的第一要素,广义的为活命而“玩?#20445;?#21738;里还?#34892;?#33268;、也没有物质条件玩灯——“玩命?#34987;?#28291;了“玩灯”!从此以后,毛坦厂镇的玩灯旧?#23383;?#21270;为我们这一代人脑海中难以磨灭的记忆了。

  鸣谢:本文内的花鼓唱?#35270;?#27611;坦厂镇民间文艺创作员方文广先生提供。

  “刘家高跷”简介由原籍毛坦厂的高级美术师刘孝田先生提供。 (朱炳南) ? ?

返回首页
分享到:
编辑:宋明俊 来源:本网原创 发布时间:2019年02月27日 09时22分25秒

相关文章

评论列表
版权声明:
1、本网所有内容,凡注明"来源:六安新闻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?#23567;?br>2、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,仅供参考,欢迎转载,请务必注明出处:[六安新闻网]
图文推荐

    长期服用阿司匹林预...

      63岁的王阿?#22871;?#36817;遇到了难题。以前,她深信“是药三分?#23613;保?#33021;不吃药就不...

    孩?#21451;?#38236;越来越厚 “...

      2018年末,?#23665;?#32946;部等九部门联合印发、号称史上最严减负令的《中小学生减...

    学习强国 ?#20934;?#29486;策

      2月26日,裕安区小华山街道华府社区老党员周华中,在展示...

    中国教育部:2018年...

      中国教育部基础教育司?#24444;?#38271;俞伟跃26日在?#26412;?#34920;示,相比2017年,2018年中...

    青春志?#24863;?奉献新时...

      为践行志愿服务精神,彰显企业社会责任,?#33322;?#26149;运旅客返程压力,2月24日...

    “网红?#26412;?#21046;假商威...

      2月15日,电话威胁记者的仁怀市维怀酒业销售有限公司秦姓...